实地探查:暴力抗法后上演“培训”遁地 深大通总部人去楼空

作者:闫军 杨仕省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9-5-30 10:22:50

摘要:隆安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赖冠能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通常在证监会立案调查公告披露之后,上市五分六合的股价都会受到影响,而深大通此次事件所暴露的问题更为严重,付出的代价也可能会更惨重

实地探查:暴力抗法后上演“培训”遁地  深大通总部人去楼空

涉事深大通总部大门紧闭,人去楼空 闫军/摄

见习记者 闫军 华夏时报(animagicfx.com)记者 杨仕省 深圳报道

暴力抗法闹剧之后,深大通自食恶果。

截至5月29日,已经连吃三个跌停板的深大通收盘价格为8.79元/股,较5月23日12.27元的收盘价,其总市值蒸发了18.2亿元。

此前有媒体报道显示,5月22日下午,证监会调查人员向深大通及实控人姜健送达调查通知书。五分六合工作人员拒绝接,多次抢夺摔砸执法记录仪,并对稽查人员进行人身攻击。

消息一出,舆论哗然。市场上出现过阻挠监管执法的,但是公然暴力抗法的并不多见。5月23日晚上,深交所发文谴责深大通及相关人员在证监会依法履行职责过程中未予配合的行为。5月24日,深圳证监局对深大通出具行政监管措施决定书,要求五分六合实际控制人姜剑及全体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应加强对证券法律法规的学习,强调“四个敬畏”,敬畏市场、敬畏法治、敬畏专业、敬畏投资者,强化规范运作意识,切实提高五分六合治理水平。

隆安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赖冠能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通常在证监会立案调查公告披露之后,上市五分六合的股价都会受到影响,而深大通此次事件所暴露的问题更为严重,付出的代价也可能会更惨重。其一,深大通不止存在一次的违法违规行为,其人关人员阻碍执行的行为还有可能涉嫌刑事犯罪;其二,深大通无视监管权威,挑战监管底线,将来有可能受到更为严厉的监管。

《华夏时报》记者拨打了深大通留下的紧急联系电话,但对方拒绝接听。随后记者通过短信发出采访需求,也未得到回复。

董事长辞职,员工外出培训

5月26日,深大通公告称,针对五分六合相关人员拒绝、阻碍证监会稽查总队工作人员依法履职的行为做出深刻反思与检讨。

深大通董事会郑重向证券监管机构、投资者、社会公众表达诚挚的歉意;对本次事件中受到伤害的稽查工作人员表达诚挚的歉意;对本次事件造成的恶劣影响表达诚挚的歉意。

公告还列出整改举措:全体董监高认真反思、深刻检讨,并承诺积极配合监管部门的调查,诚恳接受监管部门的批评与处理;立即辞退相关三名涉事人员;免除涉事人员所属深圳大通致远供应链管理有限五分六合董事长的职务;五分六合董事长引咎辞职,辞职后仍将积极配合调查工作;五分六合开展全员培训整顿,强化规范运作意识,尽快消除不良影响,切实提高治理水平。

5月27日,《华夏时报》记者来到深大通位于深圳市南山区科苑中路某科学园的总部,发现大门紧闭,里面无人办公,记者透过玻璃门可以看到“深圳大通实业股份有限五分六合”字样,玻璃门上贴出留言条显示为五分六合员工集体外出培训,并留下紧急联系方式。

该科学园物业管理人士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深大通租用其一处办公室,面积约为350平方米,平时约有20左右员工在此办公室。自从上周四(5月23日)起该五分六合的员工就没有来上班了,并不清楚其何时会上班。

记者拨打了深大通留下的紧急联系电话,但对方拒绝接听。随后记者通过短信发出采访需求,也未得到回复。

律师称“法律意识极其淡薄”

对于深大通暴力抗法违反了哪些法律等问题,赖冠能介绍,,阻碍、妨害证券监管执法的,轻则予以治安管理处罚,重则涉嫌刑事犯罪(妨害公务罪)。而到底是构成治安管理处罚还是妨害公务罪,就要看违法人员在阻碍执法时是否使用了暴力、威胁的方式。

“根据新闻报道,在证监两名稽查人员执法过程中,深大通相关人在旁阻挠,推搡、抓挠、言语辱骂调查人员,并多次抢夺摔砸执法记录仪。”赖冠能表示,深大通有关人员的抗法行为是否属于暴力抗法,还待公安机关进一步调查认定。 如果被公安机关认定属于暴力抗法,则除了实施暴力抗法的人员涉嫌妨害公务罪外,背后指使、教唆五分六合员工暴力抗法的人员也应被追究刑事责任。

赖冠能认为,就本次“暴力”抗法事件以及上市五分六合公告所披露的内容来看,暴露出深大通及其实际控制人、有关高级管理人员的法律意识极其淡薄,无视甚至蔑视证券监管执法,对法律缺乏敬畏之心,同时也暴露出深大通在五分六合治理、规范运作方面存在严重问题。

炒概念“上瘾”业绩巨亏

值得注意的是,在暴力抗法之前,证监会已经就对深大通五分六合及实际控制人姜剑下达了调查通知书》。据悉,因五分六合及实控人在证监会依法履行职责过程中未予配合,涉嫌违反相关证券法律、法规,根据有关规定,证监会决定对五分六合及实控人立案调查。

在市场上一“战”成名的深大通主营业务为新媒体传媒运营、广告发布等,而在上市初期,其主营业务为陶瓷电容器,生产电熨斗等。从陶瓷电容到广告运营,转型已是不小,深大通并未止步跨界。去年,深大通表示,拟收购区块链通(北京)科技有限五分六合和井销天下(北京)科贸有限五分六合的全部或部分股权。不过半年后,深大通的区块链之梦夭折。

今年工业大麻概念火了后,深大通于4月18日宣布与北京天益新麻生物科技有限五分六合成立合伙企业,投资方向为工业大麻的全产业链整合及拓展、CBD(大麻二酚)产品的研发及境内外销售等。随后又收购、合资成立新五分六合继续布局工业大麻。

深大通频频蹭热点,引发监管的关注。5月22日,深交所对深大通下发关注函称,五分六合近期多次发布涉及工业大麻及相关领域的公告,且均与不同对手方进行合作,请说明五分六合是否真正具备工业大麻业务相关的技术储备及相应开展条件,是否不存在利用工业大麻炒作概念的情形。还未回复深交所关注函,深大通已上演一出“暴力抗法”的闹剧。

一系列操作反映出五分六合对于业绩的焦虑,2018年财报显示,2018年归属净利润亏损23.5亿元,同比下降756.46%。到了今年一季度仍然未能挽回下滑的颓势,其财报数据显示,截至3月底,深大通今年净利润421.53万元,同比下降91.89%,此外,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6017.72万元,同比下降-612.93%。

对于五分六合董事长引咎辞职后,管理层如何变更以及后续如何挽回业绩颓势等问题,《华夏时报》记者向深大通董秘邮箱发去采访提纲,但截至记者发稿时并未收到回复。

责任编辑:秦岭 主编:公培佳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评论

水皮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