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证券正文

特别报道 | 九鼎新材从“疯涨”到“博傻”:原实控人获利7亿被自己五分六合起诉 “铜王”入主不忙接管为哪般?

作者:陈锋 肖超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9-09-12 21:10:47

摘要:自7月18日至9月10日,九鼎新材最长实现连续7个交易日涨停,区间最大涨幅超过380%。从2019年初算起截至9月10日,九鼎新材的股价年内涨幅累计也已达296%,位居A股上市五分六合第7位。

特别报道 | 九鼎新材从“疯涨”到“博傻”:原实控人获利7亿被自己五分六合起诉 “铜王”入主不忙接管为哪般?

华夏时报(animagicfx.com)记者 陈锋 见习记者 肖超 北京报道

“牛股”九鼎新材(002201.SZ) 有多火?

9月4日的投资者关系互动平台上,一名投资者向一家主营业务与九鼎新材近似的上市五分六合董秘发起提问:“贵五分六合股价已跌了多年,请问五分六合是否会考虑把五分六合股票名称改为‘XX新材’以提振股价呢?请参考九鼎新材波澜壮阔的行情。”

诚然这起发问令人啼笑皆非,但九鼎新材近期的股价表现确实能让其他投资者艳羡。

自7月18日至9月10日,九鼎新材最长实现连续7个交易日涨停,区间最大涨幅超过380%。从2019年初算起截至9月10日,九鼎新材的股价年内涨幅累计也已达296%,位居A股上市五分六合第7位。

九鼎新材的妖股表现也引来了深交所的关注。8月23日晚,深交所发布监管动态称,当周对盘中异常波动的九鼎新材进行了重点监控,并及时采取监管措施。

《华夏时报》记者以投资者身份致电九鼎新材证券部时,相关工作人员表示,除现有公告外,五分六合不存在其他应披露而未披露的事项。

财经专栏作家周科竞则在9月10日撰文表示,目前炒作九鼎新材的大资金已经获利颇丰,随时有可能出局变现。他认为,投资风险已经凸显,九鼎新材已经进入“博傻”阶段。

原实控人两年获利7亿

就像被提问的上述董秘面对问题的回复是:“友股也不是加了‘新材’两个字才让市场重新认知,其股价提升的原因众所周知!”其原因的确“众所周知”,王文银的入主让九鼎新材的股价一飞冲天。

从另外一组数据上也能显示九鼎新材的火爆。九鼎新材通过投资者关系互动平台表示,截至2019年7月19日,五分六合的股东人数为15961人;而截至8月30日,股东人数为59166人。也就是说,在10个交易日内,九鼎新材的股东人数暴涨2.7倍。

而在这场股价盛宴中,九鼎新材的原实控人顾清波或许是收益最大的那一个。

1971年,顾清波受命接手一家濒临倒闭的麻纺厂几万元资产,创办如皋玻璃纤维厂,为九鼎集团前身。2009年,九鼎集团的全资子五分六合九鼎新材成功登陆深交所,也是当时江苏省如皋市的第一家上市企业。

顾清波是九鼎集团和九鼎新材的实控人。在2017年年底前,顾清波直接持有52.62%的九鼎集团股份和3.98%的九鼎新材股份。

2017年12月,“铜王”王文银旗下的西安正威第一次出现在九鼎新材的股东名单里。彼时,九鼎集团分别与西安正威及顾清波签署协议,后两者拟以10元/股的价格分别受让九鼎集团所持九鼎新材10.23%的股权,交易对价均为3.4亿元。

一个月后,九鼎集团再次将5200万股的九鼎新材股份以同样的价格转让给顾清波。由此,8.6亿元的总价,顾清波对九鼎新材的直接持股比例将达到29.85%。

顾清波同时作为两家五分六合的实控人,为何要进行股权间的辗转腾挪引起了深交所的关注。在对问询函的回复中,九鼎新材称,这是由于距九鼎集团在1998年的改制已经过去了近20年,除顾清波外的大多数自然人股东已退休或离职,有相当一部分股东有退出意愿,而顾清波对上市五分六合的长期稳定发展充满信心。

此后近两年,顾清波和王文银均未对九鼎新材的持股有任何变动。直至2019年6月中旬,顾清波两次通过大宗交易减持九鼎新材共计2%的股份,减持均价分别为5.81元/股和6.02元/股,合计套现3900余万元。

随后就是7月及8月关于王文银入主九鼎新材的公告发布,相关股权转让协议显示,顾清波拟以11.53亿元的转让总价,将部分股份转让给西安正威。交易完成后,顾清波对九鼎新材的直接持股比例将降至8.29%。

仅通过股份的几次转手,顾清波实现套现并获利3.3亿元。而截至9月10日收盘,九鼎新材的收盘价为25.07元/股,以此计算,顾清波还直接持有的九鼎新材市值为6.91亿元。如果将顾清波的直接持股再扣除最初的3.98%股份,2017年年底以来,顾清波共计通过九鼎新材股份获利6.89亿元。

此外值得注意的是,在2019年8月签署的股权转让协议中,王文银方需要在4个月内,也就是在年底前将4.55亿元的第一批股权转让款支付给顾清波。而2019年年底,也正是九鼎集团在此前两次将九鼎新材股份转让给顾清波时,尾款4.3亿元的最后付款期限(交易总价8.6亿元,2018年年底前支付一半)。

为何九鼎要起诉顾清波

九鼎新材虽然上市,但其登陆资本市场的十多年来,净利润从未超过3000万元,2017年时还首次亏损。一名券商人士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九鼎新材已经多年没有机构前去调研,就是一个壳。

也就是在2017年年底,顾清波开始进行股权转让和布局。但在这其中,若顾清波早已决定在其此前股权转让款需到期支付的2019年年底,将五分六合控制权交给王文银,那为何要将2%的九鼎新材股份在2019年6月进行减持不免令人疑惑。

据九鼎新材2019年半年报显示,五分六合十大股东名单中新进入两只基金,分别为绍兴睿源投资管理有限五分六合的睿源进取一号及睿源稳健1号私募证券投资基金,且持股数量与顾清波两次减持的数量相符。

对此,结合九鼎新材日后暴涨的股价,有媒体质疑私募的提前进驻是否存在上市五分六合知情人士向基金输送利益现象。但前述券商人士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通过现有信息无法证实这种猜测,从券商角度来说,在未经查处之前,所有的交易都是在合规状态下进行的。

九鼎新材也在回复深交所关于控制权变更的问询函中提到,经核查,顾清波两次通过大宗交易的减持发生在本次股权转让事项筹划前,系根据自身需求做出的决策,故顾清波卖出股票行为不存在利用内幕信息进行交易的情形。

此外,据裁判文书网披露的一份民事裁定书显示,九鼎集团曾在2019年5月8日向江苏省南通市中级人民法院起诉顾清波,起诉原因为股权纠纷转让,获法院立案。但九鼎集团在法院送达交纳诉讼费用的通知后,申请缓交,未获批准后仍不预交,并在8月7日提交撤诉申请。

已在九鼎集团扎根近50年的顾清波,为何会在上市五分六合控制权变更前夕因股权纠纷被自己的五分六合起诉?《华夏时报》记者就此致电九鼎集团,但电话一直未能接通。

河南千业律师事务所律师张华欣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依据现行的立案登记制,法院立案说明原告九鼎集团基本的起诉材料已经完备。但因随后撤诉,这些起诉材料除相关利害关系人或司法机关特殊要求外无法向法院查询。

未来股价走向何方

与一直在资本市场亮相的顾清波相比,王文银及其控制的正威集团则要隐秘的多。除为人熟知的世界500强地位及铜矿储备外,正威集团的业务还包括金属新材料、手机全产业链、汉玉、红木以及园林等。

此前曾有媒体质疑正威集团通过世界500强声誉及地方政府引进项目的心理,通过签署巨额项目,圈地建厂房后再做资产抵押,打通融资通道。但正威集团并未对此作出回应。

据九鼎新材在日前发布的详式权益报告书显示,截至2018年年底,深圳正威的资产总额为655.4亿元,负债总额为257.7亿元;2018年的全年营业收入为1586.1亿元,净利润为38.1亿元。

此外,深圳正威的近3年合并利润表显示,其在2016年至2018年每年都有巨额的投资收益或公允价值变动收益,此两项之和在数值上分别占当年净利润的39%、63%和69%。

权益报告书还称,在转让双方对上市五分六合现有玻纤及相关业务另有安排前,上市五分六合现有玻纤及相关业务的管理仍由顾清波组织运营,发生的亏损由顾清波承担赔偿责任。而截至报告书签署日,西安正威无在未来12个月内对上市五分六合主营业务进行改变或者重大调整的计划。

周科竞认为,在第一阶段的易主预期炒作之后,九鼎新材将面临的是第二阶段的价值重估,即新的大股东能在主营业务及经营业绩等方面带给九鼎新材怎样的变化。

现如今,接近3倍的股价泡沫已然形成,后市是涨是跌,整个市场都在等待“铜王”给出的答案。

编辑:严晖 主编:陈锋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评论

水皮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