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评论正文

庞中英专栏 | 中国应高度重视全球经济中的系统性“中断”

作者:庞中英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9-09-16 22:08:16

摘要:“一带一路”等国际计划和中国发起的国际组织如亚投行(AIIB)需要更多考虑世界经济系统中的“中断”情况,并为世界经济的“中断”提供方案和行动。

庞中英专栏 | 中国应高度重视全球经济中的系统性“中断”

庞中英

世界经济中的“中断”是一个重大概念和挑战,是一种不得不具有的认识论,然而,我们对这个概念和“中断”的挑战到底认识到多少?我们为“中断”到底做好了多少准备?

9月14日,全球最重要的石油设施——沙特国有石油五分六合沙特阿美位于东部的阿布盖格(Abqaiq)和胡赖斯(Khurais)的炼油设施遭到无人机的袭击。据报道,此次袭击导致沙特每天减产一半或多达570万桶的原油,可能为石油断供史上最严重的一次。有关这次事件及其影响将逐步清晰。全球的北方人口很快就要入冬取暖,若沙特无法迅速恢复产量,若是美国等其他国家又不能及时“释出战略石油储备”以支撑全球商业库存,沙特遇袭事件将可能导致严重的全球经济中断。

“能源安全”一直以来就是一个大问题。中石化原董事长傅成玉今年5月29日在“上衍能源论坛”提出,在当前国际形势下,中国的能源安全问题凸显,必须做好短期石油断供的准备,并立足中国自己,用10-15年时间做到能源基本自给。傅成玉的这一观点和主张,在当前国际石油市场的大动荡中,在国内(如微信等媒体空间)不断地受到提及。

沙特事件导致的石油供应中断和国际原油市场的价格波动,是一个新近发生的典型的严重“中断”(disruption)事件。全球经济中的严重“中断”指的是系统性的中断,即具有系统性后果的“中断”。

本文的讨论并不限于石油供应“中断”,而是关于全球经济中面对的重大的“中断”挑战。

这里有必要提到一家重要的具有全球影响力的智库麦肯锡全球研究院(McKinsey Global Institute)。为了加深对全球经济的理解,该研究院长期以来的一个研究课题就是全球经济的“中断”以及“中断趋势”(disruptive trends),而且认为,我们的世界已经是“一个存在重大中断的世界”(a world of disruption),改变着世界的赢和输的格局。

2019年1月,麦肯锡研究院在瑞士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上发布了《为一个中断的世界导航》(NAVIGATING A WORLD OF DISRUPTIOND)的报告。该报告详细研究了一些导致世界经济发生“中断”的“势力”(the disruptive forces),首先认为,世界的“中断”情况在加剧,各国和大五分六合都不得不应对“中断”的挑战。世界经济的“中断”的最大情况到底是什么?这些年来,伴随着对全球化中存在的问题、矛盾、悖论和危机等的观察,许多研究者不约而同的认为,全球化的“中断”可能是世界经济最大的“中断”(见Patrick Diamond的《大的全球化中断》(The great globalization disruption, Lonton: Policy Network, March 2019)。这位作者认为,“民主、资本主义和不平等之间的相互作用,最近几年,在工业化国家,全球化遭受了一波波的震荡。

我认为,全球化的世界经济由于五大变化而发生“中断”的局面:

第一,和平变化。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和平”在欧洲受到普遍深入持久的研究。但是,世界和平在局部和某些具有系统重要性的世界点上一次次地、经常地受到挑战。目前人们普遍担心中美关系的恶化。中美关系的恶化将“中断”世界经济。

第二,贸易(指广义的贸易)变化。“贸易战”就是一种全球化的“中断”,是世界经济的“中断”。长期以来,贸易导向繁荣与和平。很多人对贸易繁荣和贸易和平深信不疑。20世纪90年代,人们认为全球化一定会带来全球经济的扩大和世界和平的持续。但是,目前的情况,新的贸易或者全球化并不一定带来新的繁荣与和平,“不平等”在扩大,“反对全球化”的势力出现、持续存在,甚至不断扩大,这就使许多人认为全球化也可能带来冲突和暴力。

第三,技术变化(如AI和生物技术等)可能带来世界经济的“中断”。上述麦肯锡研究院的报告正是讨论这一点。

第四,气候变化将进一步带来各种各样的世界经济的“中断”。我们这个世界,由于各种原因,人们不可能在气候变化问题上达成一致。气候问题上将继续充满争议。但是,回到现实,冲突的上升正是因为气候变化,不可持续的发展正是因为气候变化。“可持续发展”(sustainable development)变得更加迫切却难以达到。气候变化不仅可能在诸如非洲达尔富尔这样的贫困地区加剧冲突,也可能在重要地区和全球公域(如全球海洋、极地等)带来冲突,气候变化正在带来全球权力格局的重新分布。而对气候变化的回应或不回应,都可能导致产业结构的重大改变,产生全球经济的“中断”。

第五,人口变化将带来各种各样的世界经济的“中断”。我们看到,世界的一些地区,如非洲和南亚,人口结构仍然很年轻,预期寿命由于新的疾病而没有根本改善,老龄化和少子化等并不是问题,但是,在后起的新兴工业化地区,如中国等,老龄化和少子化(人口负增长)等产生“中断”的挑战提前到来。

联合国一直在矢志不渝推动“可持续发展”。2015年,联合国确定了2030年要达成的全球可持续发展17大目标(SDGs),而联合国各成员国则各自认领了达成这些目标的任务。现在距离2030年还有10年,联合国正在竭力推动这些目标的如期实现。但是,我担心,全球化的“中断”可能让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大打折扣。

中国面对的“中断”挑战是巨大的。

在工业化世界(OECD国家)遭受“中断”之苦(如法国“黄背心运动”、欧盟遭到成员国如英国“无协议”退出的威胁)、挖空心思在寻求应对“中断”之策时,中国似乎并未充分意识到“中断”的威胁。很多人以为世界经济是有常的,在追求实现一个个的雄心勃勃的经济发展目标。然而,世界经济也是无常的,“中断”几乎常常发生。

中国仍然在热情地拥抱和推动全球化,更进一步地、全面地、深入地对外开放,这当然令人欣喜、令人鼓舞。美国等昨天(冷战后)推动的全球化已经被归入“旧全球化”,中国认为自己代表的是“新全球化”。然而,与此同时,我们对全球化的“中断”或者对世界经济的系统性“中断”的认识和行动却严重不足。

我尚未发现在中国有诸如麦肯锡研究院那样的关于全球经济“中断”的长期而深入的有影响的研究。中国研究世界问题的新兴智库应该设立关于全球经济的“中断”研究项目,尽快从中国的角度对世界系统的“中断”进行描述和分析,甚至形成多学科的关于“中断”的理论,提出全球化发生重大“中断”的情况下中国的为了中国和为了世界的多种替代性方案。

“一带一路”等国际计划和中国发起的国际组织如亚投行(AIIB)需要更多考虑世界经济系统中的“中断”情况,并为世界经济的“中断”提供方案和行动。(作者为著名国际政治学者、中国海洋大学特聘教授、海洋发展研究院院长)

责任编辑:徐芸茜 主编:商灏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评论

水皮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