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正副董事长靠贷款审批“签字生财” 桐城农商行不良贷款率连续“破10”

作者:王仲琦 冯樱子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9-10-10 13:05:32

摘要:10月9日,中纪委国家监委网站披露,在中央反腐败协调小组国际追逃追赃工作办公室统筹协调下,经安徽省、合肥市纪检监察机关不懈努力,外逃职务犯罪嫌疑人苏绍云主动投案。

正副董事长靠贷款审批“签字生财” 桐城农商行不良贷款率连续“破10”

华夏时报(animagicfx.com)记者 王仲琦 冯樱子 北京报道

外逃3年半的原安徽桐城农商行董事长苏绍云终于回来了。10月9日,中纪委国家监委网站披露,在中央反腐败协调小组国际追逃追赃工作办公室统筹协调下,经安徽省、合肥市纪检监察机关不懈努力,外逃职务犯罪嫌疑人苏绍云主动回国投案。

而此前,苏绍云曾经的搭档,原桐城农商行副董事长汪建国因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被二审判处有期徒刑6年半。

原董事长和副董事长双双因为办理贷款牟利而落马,让地处皖北、曾经默默无闻的桐城农商行一时成为关注的焦点。桐城农商行相关工作人员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原董事长外逃是其个人行为,并且上级部门迅速调整了桐城农商行的领导班子,因此银行的经营并没有受到负面影响。”

不过,本报记者在桐城农商行的财报中看到,该行资产质量持续出现下滑。2016年到2018年,该行不良贷款率从1.7%飙升至11.1%;拨备覆盖率由275.71%降至41.23%;资本充足率从15%降至6.78%。

由于桐城农商行资产质量出现恶化,今年1月,中诚信国际发布跟踪评级报告,将桐城农商行的主体信用等级由A+下调为A,评级展望为稳定,将该行在2015年发行的2.7亿元的二级资本债券的信用等级由A下调为A-。该行成今年首家被降级的银行。

原董事长回国投案

中纪委国家监委网站显示,苏绍云生于1963年8月,案发前曾任安徽省桐城农商行党委书记、董事长,2016年3月外逃。2016年3月7日,桐城农商行官网发布(2016)第1号公告称,本行原董事长(法定代表人)苏绍云同志已于2016年1月22日辞去本行董事长职务,经本行2016年1月22日董事会决议由副董事长汪建国同志代为行使董事长职务,且履行相关法律手续。

2017年1月,苏绍云被检察机关立案侦查。经查,苏绍云利用职务便利,为有关企业在办理贷款方面谋取利益,多次收受贿赂,涉嫌犯罪。今年10月8日,在中央反腐败协调小组国际追逃追赃工作办公室统筹协调下,经安徽省、合肥市纪检监察机关不懈努力,外逃职务犯罪嫌疑人苏绍云主动回国投案,并表示愿意积极退赃。

中央追逃办负责人表示,苏绍云是党的十八大后外逃的职务犯罪嫌疑人,该案是一起典型的五分六合领域职务犯罪案件。苏绍云回国投案,是纪检监察机关贯彻落实中央纪委三次全会精神、加强五分六合领域追逃追赃工作的重要成果。

如果当年苏绍云外逃让人始料未及,让人没有想到的是,在他外逃3个月后,代为行使董事长职务的汪建国也因涉嫌受贿而落马。

今年9月16日,中国裁判文书网披露的安徽省合肥市中级人民法院关于汪建国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二审刑事裁定书显示,2016年6月16日,长丰县人民检察院通知汪建国到检察机关接受询问,并于两天后对其涉嫌受贿案立案侦查。2016年6月30日,汪建国被刑事拘留。同年7月15日,合肥市人民检察院决定对其逮捕。

法院审理查明,2007年10月至2016年6月,汪建国在担任桐城农商行副行长、行长、副董事长期间,利用分管信贷、基建的职务之便,先后收受多名五分六合董事长、法定代表人给予的贿赂,其行为已构成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判处汪建国有期徒刑六年零六个月,另对其违法所得174.9万元予以追缴,该裁定为终审裁定。

桐城农商行官网显示,苏绍云和汪建国在2016年上半年相继落马后,该行于2016年7月16日召开第二届董事会第六次会议,全体董事一致推选董事刘决琦为该行新任董事长。而早在2016年4月7日,刘决琦便以党委书记的身份参加桐城农商行的日常工作。

经营数据“爆表”

从上述苏绍云和汪建国涉案信息可以看出,二人均是在贷款审批过程中收受贿赂而落马,因此桐城农商行的信贷资产质量受到广泛关注。

公开信息显示,近年来,受宏观经济下行影响,安徽桐城当地制造业、批发零售业受到较大冲击,桐城农商行部分贷款客户无法按时偿还银行本息,形成不良贷款;受到安庆及桐城等地非法集资、担保圈和担保链风险持续暴露影响,当地信用环境受到严重破坏;此外,桐城农商行及其发起设立的部分村镇银行在贷后管理及风险控制方面较为松懈。这些因素使得该行信贷资产质量明显下滑。

截至2017年末,该行不良贷款余额为5.2亿元,同比增长2.92亿元,不良贷款率为3.03%,同比上升1.33个百分点。其中,9家村镇银行不良贷款余额为0.97亿元,同比增长0.65亿元,占全行不良贷款的18.65%。由于不良反弹,截至2017年末,该行拨备覆盖率同比下降130.45个百分点至145.26%。

2018年,该行为响应监管对不良贷款全面真实反映的要求,将逾期90天以上贷款调入不良贷款,致使不良贷款余额大幅上升至21.54亿元,同比增长16.34亿元;不良率为11.1%,同比大幅上升8.07个百分点。9家村镇银行不良贷款余额为4.66亿元,同比增长3.69亿元,占全行不良贷款的21.64%,其中,两家村镇银行不良率超过10%。拨备覆盖方面,截至2018年末,该行拨备覆盖率大幅下降至41.23%,已严重低于监管要求。

对于桐城农商行信贷资产质量下滑的状况,今年初,该行相关人士曾对本报记者表示:“2019年桐城农商行将全力推进业务经营和转型发展,高度重视风险防范,确保各项工作取得良好成绩。”

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今年上半年,该行不良率达到11.89%,拨备覆盖率降至29%,资本充足率只有3.27%。受资产质量恶化加大、拨备计提压力等因素影响,截至2019年二季末,该行仅实现净利润0.63亿元,同比大幅下滑49.75%,盈利遭遇“腰斩”。

同时,中诚信国际指出,该行“瑕疵”贷款占比较大,部分客户风险并未得到实质化解,未来不良反弹压力依然较大。

责任编辑:冯樱子 主编:冉学东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评论

水皮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