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宏观正文

包车包专列包飞机 浙江等地上演复工复产“抢人大战”

作者:杨仕省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20-02-19 21:35:50

摘要:“在疫情防控和复工复产‘两手抓’的关键时刻,抢人现象不仅反映出地方政府的前瞻性,更是体现出政府治理水平和区域营商环境的考验。”

包车包专列包飞机 浙江等地上演复工复产“抢人大战”

华夏时报(animagicfx.com)记者 杨仕省 成都报道

“包机吗?没飞机,我暂不去。”四川某市人保部门一位负责人告诉《华夏时报》记者,他在对接四川农民工外出复工事宜时,总是被追问是否有返工包机。这与浙江发动的这场“抢人大战”不无关系。

在新冠病毒肺炎疫情防控的关键期,对用工大省浙江来说,有序组织企业复产复工迫在眉睫。因此,一场轰轰烈烈的“抢人大战”在浙江打响了,并很快蔓延至劳务输出大省的四川、贵州等地。

在这场“抢人大战”中,浙江省人保厅提供的统计数据显示,截至2月16日,各地通过包车、专列、飞机等形式,累计接返员工13704人。

《华夏时报》记者注意到,稍早几天,宁波申洲针织集团有限五分六合(下称“申洲集团”)不惜动用700多辆跨省际包车,将分布在全国14个省份的1.7万名员工,“点对点”接回企业上班。

与往年相比,今年的“抢人大战”似乎才拉开序幕。交通运输部副部长刘小明2月15日在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农民工返程客运量约为3亿人次,到目前已返程约8000万人次,到2月底将要返程约1.2亿人次,3月以后返程约1亿多人次。”

包车包专列包飞机“抢人”

《华夏时报》记者采访获悉,在返工复工大潮中,浙江各地出台了一系列优惠政策,针对返工人员的“待遇”更是高出一筹,包巴士、包专列,甚至包飞机去接人。

2月16日,湖州出台《关于企业复工复产补助奖励的意见》,设立不少于1亿元的企业复工复产补助奖励资金,对企业新招员工,给予1000元/人的一次性五分六合补助;对于组团带员工的,20人以上市外人员到湖州就业的,给予200元/人的一次性奖励。

台州则鼓励企业包机接回省外员工。2月16日,台州推出“点对点、一站式”直达包车运输服务,计划从重庆、贵阳、成都、昆明、西安包机接当地居民来台州务工,包机费用市财政补贴三分之一。

宁波更是抛出企业招工政府拿出最高30万的奖励补助。2月16日,宁波印发《关于促进企业复工复产的若干意见》,明确提到,鼓励企业多途径扩大招工规模,按每人500元标准补助企业,每家企业补助总额最高不超过30万元。

义乌则采取多批次专列分赴云南、贵州接回员工。2月17日,义乌提出对企业包车补助、自行返义员工补贴、落实专车接送、鼓励企业多途径招录新员工的保障政策。其中,一次引进5人以上的,义乌将给每人补贴500元;一次引进20人以上的,每人补贴1000元。此前一天,从2月16日开始,义乌通过专车、专列、专厢等形式,派专人队伍携口罩、体温计、消毒水等,分批次赴云南、贵州等地接回千里之外的员工。

而浙江省会城市杭州市率先一步包下高铁,专列开到贵州、四川员工“家门口”,请员工上车返工。2月16日22时7分,载有近300名贵州籍复工员工的G4138次专列到达杭州东站,这是全国首趟复工人员定制专列。接着,第二趟定制专列,2月17日从成都发往杭州。

除了包高铁,还有包飞机的。据报道,浙江长龙航空GJ8025航班载着154名嘉善企业返岗员工,2月16日从四川广元机场飞抵杭州萧山机场,这在全国是首次。

稍早的便是包大巴了。比如,浙江永康一地有两万多家企业,外来务工人员达50多万人,而来自云南省镇雄县就有十几万人。经两地政府对接,2月17日凌晨首批3000多名镇雄籍员工,乘坐60辆返工直通车、经20多个小时跋涉“点对点”接回永康。

“在走访企业中发现,企业包车、包机、包专列,接员工返岗,不易感染,较安全。”浙江海宁市副市长濮新达表示。

记者梳理发现,浙江在“一手抓疫情防控,一手抓复工复产”的“抢人大战”中,各地无一从简化手续,体温检测正常的直接上岗复工,不再进行医学观察。严防严控下的浙江,“如何有序推进企业复工,首当其冲攻克的是所有企业的用工荒。”浙江某企业负责人告诉《华夏时报》记者,实体企业开展业务,没人是不行的。

抢回几万人返浙复工

“刚返厂的外省员工已回到生产线上岗,现在我们企业已基本能恢复运转,产能开始陆续提升。”2月17日下午,浙江迈得医疗工业设备股份有限五分六合人事行政总监谢云波表示。

浙江省经济信息厅副厅长诸葛建披露,至2月16日,浙江全省的企业复工率指数已达42.87%。其中,海宁开复工企业达到1094家,企业复工率达到51%,复工员工达到6万多人;义乌千万美元以上外贸企业、亿元以上电商企业、规上工业企业复工率分别达到89.6%、84%和83.7%,38个重点工程有序复工。

《华夏时报》记者查阅浙江多个市级人社部获悉,浙江省人社厅连日来积极与云南、贵州、安徽、河南、四川等11个劳务输出省就加强劳务协作进行了密切的沟通对接,比如浙江省政府与四川省政府签订备忘录,建立省级统筹、属地管理的联动机制,建立信息共享机制、员工健康状况互认,为川籍务工人员到浙江复工创造了条件。

据浙江省人力保厅统计,仅2月16日,省内各地通过包车、专列、飞机等形式,累计接返员工13704人,一定程度上缓解了浙江用工慌的紧张局面。最近,宁波申洲针织集团有限五分六合是一家大型纺织企业,1.7万名员工分布在全国14个省份,此次协调700多辆跨省际包车,与四川、贵州等省启动“点对点”的大接送。

针对用工荒,浙江省人社厅组成工作专班,负责跨省返岗复工的组织协调、人员协查、信息沟通等工作。“把我省当前用工紧缺的工作岗位信息,提供给劳务输出省份,并进行发布和推送,用工供需精准匹配后,组织来浙就业。”浙江某市一位工作人员告诉《华夏时报》记者,他就是通过他所在地某副县长在四川挂职联系的,双方沟通非常便利。

还有,针对制造、外贸、民生服务等企业复工实际,宁波第一时间成立企业复工工作应急组,建立6个工作专班,建立部门横向联动、市县纵向协同的快速联办机制,典型的例子是,宁波申洲集团就是这样抢回上万员工的。

此外,近日杭州、宁波、嘉兴等地上线了复工在线招募平台,全面归集人事人才网求职数据信息,建立人才资源库、待就业人员库、企业招聘需求库,实现精准匹配,为企业用工补充人手。

“在疫情防控和复工复产‘两手抓’的关键时刻,抢人现象不仅反映出地方政府的前瞻性,更是体现出政府治理水平和区域营商环境的考验。”浙江工商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副院长徐越倩向媒体表示。

责任编辑:徐芸茜 主编:陈岩鹏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评论

水皮杂谈